风电则迎来了产业发展史上的最大变革

2019-01-06 13:23:53
来源:互联网

而度过青春躁动期的风电则迎来了产业发展史上的最大变革——竞价。电价政策的变化预示着产业的原有格局将被重构。2018年是转折之年,也是蓄力之年,在调整中蜕变,在变革中成长,经历过阵痛的新能源产业才能高飞。

“5·31新政”:光伏行业迎来“成人礼”

2018年6月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自5月31日起,普通地面电站与“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分布式电站电价双双下调0.05元/千瓦时,年度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也暂不新增。

市场震荡,哀鸿遍野,中国光伏在“儿童节”迎来了“成人礼”。6月5日,11位光伏企业“掌门人”联名上书,提出“给予已经合法批准开建的项目一定的缓冲期”、“降低规模幅度不应过大,要考虑行业现状”等一系列建议;《通知》发布后首个开盘日,光伏上市企业市值蒸发约300亿元,5个月市值损失逾3000亿元;受下游收窄倒逼,上游硅料、电池、组件等环节的主要产品价格无一例外都在下探;国内市场整体萎缩,产能利用率低下,光伏企业“减产潮”、“停产潮”来袭。

规模控制、补贴退坡的脚步比最乐观的预期更早、更急。第一时间的焦虑与惶恐过后,光伏行业更要思考长远的发展路径,产业发展从粗放式向精细化的转变已然箭在弦上。从拼规模、靠补贴到拼质量、重效益,“5·31新政”对中国光伏有如当头棒喝,但也醍醐灌顶,光伏发电的平价上网正在来临。

10月9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能源局三部委在“5·31新政”百天过后出台过渡期政策,明确2018年5月31日之前已备案、开工建设的户用光伏电站和已经纳入2017年及以前建设规模范围的普通光伏电站,只要在6月30日之前并网投运,补贴标准便维持不变。

虽然打了“补丁”,但行业仍需警醒:告别补贴、面向市场实乃大势所趋。“5·31新政”如暴风骤雨,急而滂沱却不失为甘霖,中国光伏企业必“苦练内功”、“提质增效”,才能迎来雨后彩虹。

分散式风电迎转机

沉寂已久的分散式风电在2018年迎来转机。2018年4月,国家能源局正式下发《分散式风电项目开发建设暂行管理办法》,明确分散式风电接入电压等级、消纳范围、审批管理方式、金融支持方案等,完善分散式风电的管理流程和工作机制,为分散式风电的发展打通了政策壁垒。

针对此前被行业诟病的审批流程繁琐的问题,该《办法》首开“核准承诺制”先河。“核准承诺制”是典型的事后监管,从事前审批到事后监管是国内项目核准的重大进步。这意味着政府职能从管理项目向提供服务转变,将项目开发经营权真正交还给企业。与核准制相比,“核准承诺制”的实施将使分散式风电项目核准所需要的流程、时间大幅缩减。

长期以来,分散式风电发展主要受制于两方面因素:

① 我国风电开发起步于“三北”地区,大型风电开发企业习惯于通过大规模投资进行集中式开发,单个分散式风电项目的规模小,投资成效相对较低,企业的积极性不高;

② 分散式风电项目还在沿用集中式开发的审批要求和流程,导致效率低下,增加了前期成本。2018年初,我国分散式风电并网量不足全国风电并网总量的2%,远远低于欧洲。

在政策加持下,分散式风电的热情被彻底激发。今年以来,地方纷纷出台分散式风电规划,企业加速布局落子。这一“蓝海”市场开始释放出潜能。一线主流光伏企业正加速转战分散式风电领域。天合光能、正泰新能源等光伏企业纷纷宣称,其分散式风电元年正式开启。民营资本和光伏新势力成为一股清流,带来新的商业模式和发展思路。

分散式风电不是集中式风电的小型化、微型化,而是意味着开发模式的巨大转变,也预示着更加细分化的产品时代正在到来。

“竞价”新政重塑风电行业

2018年5月,国家能源局公布《国家能源局关于2018年度风电建设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明确提出,新增核准的集中式陆上风电和海上风电将全部推行竞争性电价配置项目资源。此后,广东、宁夏等地相继出台“竞价”细则。

用“竞价”方式分配“年度开发规模指标”,距离“竞价”分配“资源开发权”并不遥远。因此,这一新政被看作是主管部门在测试风电企业的电价承压能力,为平价上网铺路。

为实现2020年“风火同价”目标,近年来,主管部门一直在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补贴“退坡”。此举显现出,主管部门希望以“竞价”促“平价”,通过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快风电技术进步、产业升级和市场化发展,最终通过“竞价”方式实现风电电价的加速下降。

通过竞争配置资源,正是不断减少政策和行政干预,发挥市场力量的体现,整个风电行业都将在市场引导下重塑。度电成本最低中标的时代有望来临。

显然,“竞价”是手段,降补贴是目的。关键是如何引导企业摆脱补贴依赖,科学合理降低电价。需要注意的是,电价的下降应通过技术创新和进步实现,而不应通过简单的“拼价格”来实现。

伴随“竞价”实施,多年来由政策、规划等外部驱动的风电行业,将真正转变为经济回报下的内驱动增长。一个全新的风电产业格局正在形成。

三次征求意见:“配额制”呼之欲出

3月23日、9月13日、11月13日,围绕可再生电力配额制的实施及考核,国家能源局罕见地三征意见。2019年1月1日起,可再生能源配额考核拟正式实施,2019年度配额指标也将于2019年第一季度发布。

对电力消费设定可再生能源配额,按省级行政区域确定配额指标,各省级人民政府承担配额落实责任,售电企业和电力用户协同承担配额义务,电网企业承担经营区配额实施责任,同时做好配额实施与电力交易衔接。各方权责明确划定,“配额制”呼之欲出。

多轮意见征求,完成配额的主要方式逐步调整为实际消纳可再生能源电量,激励性指标的引入成为亮点;变“配额补偿金”为“依法依规予以处罚,将其列入不良信用记录,予以联合惩戒”,将配额的考核纳入电力市场信用评估系统,强化考核力度;交易机制不断简化,降低政策之间的交叉、重叠,为后续绿证交易实施细则的出台铺平道路。

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度落地在即,如何保障实施,解决弃风、弃光等可再生能源消纳难题?如何与多项政策协同,化解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巨大的难题?如何破除体制机制难题,规范可再生能源电力市场乱象?2019年,业内将拭目以待。

第三批“领跑者”曲折前行

政策落实、项目招标、工程建设,2018年,第三批光伏“领跑者”在曲折中前行。

声明: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热门文章
头条推荐